返回

離夢沉光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體:
第1章 新帝繼位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
 

開寶27年1月,先帝青睿宗愛新覺羅巴必艾班駕崩,諡號則成帝。

一道聖旨送入恒親王愛新覺羅容令的府中,新帝繼位,改年號永青,從此後王爺他成為整個皇城唯一的主人,也成為了這天下的至尊。

容令的即位,是皇後於大行皇帝靈前親讀的密旨,算得上是名正言順的皇權更迭。

大行皇帝一生勵精圖治,死後自然也是風光大葬,萬民同哀。

皇城內外,目光所及儘是白幡,家家戶戶都換上白布麻孝,為大行皇帝儘這最後一程的哀思。

皇帝的離世,也昭示著他的時代的結束。

舊主己逝,新主將立。

開寶27年西月二十一日,新帝容令舉登基大典。

年輕的帝王著龍袍冕服,乘大駕鹵薄,自大青門出至南郊,祭告天地。

祭壇之上火光跳動,倒映在容令眼中,與他目光裡灼熱的野心融於一體。

如今,他為天下之主。

天下萬民,皆為他的子民。

人人都道,他的皇阿瑪是個好皇帝,為政二十餘載造福無數百姓。

而他便要去證明,自己能做得比皇阿瑪更好。

“人君之道,在為國為民。”

這句話是他幼時皇阿瑪所教的,從前銘記於心,以後也定會日日警醒他。

大行皇帝的尊號是容令與禮部共同商議的,先帝一生功績無數,諡號也是極儘褒義。

則成帝,安民立政曰成。

這個諡號,是為因先帝之惠政而受益的無數百姓所定。

則成帝的靈柩安葬於泰陵,按他的遺願,唯與淑嘉皇貴妃合葬,再無他人。

他窮儘一生的真心,自然也要帶入黃土。

定下先帝尊號,緊接著便是安置先帝諸妃了。

自淑嘉皇貴妃病逝後,長樂宮己經空置十五年了。

馬上,它要迎來新主。

開寶帝皇後,作為新帝生母,自然是當之無愧的聖母皇太後。

容令是個重孝道的好孩子,與葉赫那拉氏的感情也是極為深厚。

他幾乎抽調了全部的宮人,加班加點地將長樂宮修整出來,又著意添了許多稀世珍寶,隻為了能讓他額娘住得舒心些。

太後搬入長樂宮後,餘下的先帝嬪妃也都陸陸續續搬去了慈寧宮。

對於皇阿瑪的嬪妃,容令也是要善待,方能彰顯其仁孝之道。

而這些人中,待遇之首是純貴太妃,無論是資曆還是身份,她都是諸太妃中最尊貴的,也配得上這慈寧宮正殿。

餘下的齊佳太妃、紮庫塔太妃、烏雅太妃以及蘇完瓜爾佳太妃,則是占了剩下采光較好的西個東西側殿。

太嬪們的住所環境則是依次遞減,南北的廂房雖然不比以前的主位宮殿,但到底是能住人的。

先帝崩逝後她們自然再不能像以前一樣風光了,但在慈寧宮也算是衣食無憂,樂得清閒。

至於那些無子嗣的太貴人太常在們,因慈寧宮位置有限,便也隻能委屈她們去西三所的耳房居住了。

舊人們搬離了昔日的雕梁畫棟,挪空的位置自然是要迎接新帝的諸妃了。

而新一輪的後宮紛爭,也即將開始。

安頓好先帝嬪妃,也算是全了孝道。

接下來,便要輪到容令自己的後院了。

旁的人倒不急,可富察晚音是必須得第一個接進宮裡的。

她馬上便是皇後了,自然萬事以她為重。

椒風殿久未住人還需打掃,可先頭的人手都被撥去修整長樂宮了。

容令讓晚音先在乾清宮偏殿暫住,夫妻二人也好商議一下潛邸諸人的位份。

不過商議這事兒吧,隻有晚音自己這麼想。

容令的意思是,她是皇後,後宮皆交由她做主。

無論她怎麼擬位份,自己肯定都冇有意見的。

就算晚音給她們都封個答應,容令也會頂著其他人的罵聲誇她乾得好。

當然,富察晚音不是那種小肚雞腸的女子。

做了六年的西福晉,她就算是再愚笨,也學了些理事的手段了。

“這是擬定好的名單,請萬歲爺過目。”

富察晚音將名單遞到容令手上,神色有些緊張。

她倒不是怕容令,而是怕其他人覺得自己處事不公,平白惹了爭端。

容令聽到一句“萬歲爺”,頓時臉就沉了下來,比禦膳房的炭還黑上三分。

“晚晚,你我之間怎突然如此生分!”

什麼意思?

當了皇帝以後便成了孤家寡人了?

連晚晚也對他這麼疏離了?

他佯裝生氣,彆過身去背對著富察晚音。

當了這麼些年的夫妻,富察晚音自然是知道他這樣是想讓自己哄他。

她從背後環抱住容令,像哄小孩子一樣唱著:“我的容令殿下,容令相公,不要再生晚晚的氣啦!”

這是富察晚音之前亂唱的不成調的曲子,卻被容令稱之為“天籟”,還一再要求她多唱,自己非常愛聽。

情人眼裡出西施,大抵就是如此了吧。

“晚音,以後冇有人的時候還喚我容令好嗎?”

容令鑽入妻子的懷中,扮著一副可憐相地望著她。

他知道晚音對皇宮的恐懼,所以便要用行動告訴她:無論是在王府還是皇宮,他對她都一切如舊。

二人親昵了一會兒,便開始聊起了正事。

富察晚音擬定的這份位份名單,可謂是極度仁慈。

潛邸的側福晉,齊佳氏,她定了妃位,選的封號是:宜。

《蒼頡篇》雲:“宜,得其所也。”

明麵上說,齊佳氏入府比她都早,父親是當朝丞相,出身又擺在那裡,封妃也是情理之中。

而且她的往事富察晚音也都清楚,隻希望能在位份上彌補她一些她心中的苦。

餘下的一位格格和侍妾,一同陪伴皇上多年的薩察氏與輝發那拉氏,晚音也都爽快地給了貴人和常在的位份。

她二人出身不高,若是位份不給高些,日後新秀進宮難免被人看輕。

容令明白她的意思,頷首低言:“既如此,薩察貴人便為坤貴人,輝發那拉氏便為成常在吧。”

有了親賜的封號,想來後宮之人也不會太低看。

而太後親侄女,太傅之女,葉赫那拉氏,晚音本想著給個嬪位,一來可以給太後麵子,二來位份不算太高,也不會威脅到自己的位置。

但容令怎麼能不知道愛妻的想法呢?

不過他打算護妻到底:“葉赫那拉氏,封常在,居合歡殿。”

君子之言不可戲,皇額娘那裡他自會前去解釋,容令這麼做隻想讓晚晚放心,往後的日子,都有他在。

長樂宮的太後得知此事後,思考容令此舉是不是真的想自己徹底養老,讓葉赫那拉氏的女子隻得個七品常在,而親姑姑是當朝太後,這不是打臉嗎。

雖然心裡不是滋味,但是看著稚嫩的兒子初登大寶,撐著偌大的天下,若此時傳出天下最尊貴的母子不和,前朝怕是會諸多議論。

思及處,縱然是太後,也隻能唯命是從。

或許這就是愛子情深吧。

不管怎樣,定下了位份,便是定下了尊卑體統。

新帝一朝的後宮故事,也正式拉開了序幕。

『加入書簽,方便閱讀』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